博主资料

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

用户ID:  885432
用户名:  云之北
昵称:  半山樵夫

日志分类

日历

2020 - 4
  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  
«» 2020 - 4 «»

存 档


日志文章


2020-03-25 10:36

山留歌不留 --- 从《越人歌》到广西山歌之三

以文化的原始定义看,山歌不足以代表广西文化;当然,广义上的文化论,山歌是其一个分支,万千个分支中的一个。

十多年前,同广西某出版社的林君聊客家山歌,他研究的是客家山歌在广西山歌的地位,我不以为然,去年读了他的著作,认同之。二十年前,《大公报》的罗君在港出版他的影集,很大篇幅是广西民歌,尤其是壮族瑶族苗族侗族山歌满山唱的那种照片,有艺术上的震撼效果,蒙赠一册存留,至今也不时的品赏,他的观点是山歌只有壮族最好。话说的一点不客套,我也不以为然。

 

在以声音作为广西地区主要文化载体的年代,山歌的功能不可低估,以歌言情记事,不经意间就得以世代传承。

 

在汉文化也“平蛮”之后,纸质文字记载的时事纷争及人事更迭,要实在得多,也更可靠。仅就文字记载历史而言,在广西地区出现汉字之后,山歌的“记载历史”功能就淡化了。大约在20年前,有人以山歌有传唱为“史实”,杜撰了一个人文始祖,这点不好。虽然基于“尊重民族感情”为由,大家就假装不知道这件事,但长久之后,必然为后人所诟。我的话没有什么意思,如果一定要有,那就是历史问题要经得起后人的论证。

 

山歌好听口难开,毕竟,为唱歌而唱歌,最多是一种娱乐,比如,上海周波波的海派清口,不过,要是时钟回拨100年,周立波可能也会到处演唱山歌《刘二姐》,但从歌名看,比后来的歌剧《刘三姐》更老一点。

 

山歌不能当作历史教科书,回归它的本来功能,只是表达感情、意见和集体娱乐而已。

 

作为一种文化遗产,山歌在被广泛收集整理出来,期待的传承,估计只是一小部分,毕竟,现在爱山歌、唱山歌的人,不多,以后更少。

 

山和江河永存,山歌也许不可永存,在完成它的历史使命之后,越走越远。

 


类别: 无分类 |  评论(0) |  浏览(3761) |  收藏 |   本文固定链接 | 推荐
发表评论
已有帐号?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