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主资料

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

用户ID:  134373
用户名:  汝梦小语
昵称:  汝梦小语

日历

2020 - 3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    
«» 2020 - 3 «»

存 档


日志文章


2013-03-26 17:50

母亲的油纸伞 女儿的一片天

       似乎与季节有着温软的预约,随了妩媚的春风,淅淅沥沥的微雨染绿了柳条。我轻轻地走过熟悉的水塘,抬眼望去,纯净的塘面时隐时现出层层涟漪。哦,那是报春的燕儿在嬉戏,它们轻盈地掠过深湛的碧水,唧唧地呢喃而去…… 

       愣愣地伫立在塘边,下意识地寻觅,寻觅记忆中那莹晶的浮萍,我来的还是快了!也许再过些时日,浮萍才会渐生,才会弥满水面……恍惚里,柔和的波纹不断扩大……扩大…… 

       我看到红红的油纸伞了。它宛若一团红艳艳的火,映亮了清清的水…… 

      那是母亲常常撑着的伞。 

       在这个美季,我是想起,其实一直在我心头的母亲了。 

       童年里,春天的家园总是那么美丽:青绿的菜园,篱笆上开满了紫色的眉豆花,眉豆花牵着细红的滕蔓,一直缠绵到我家那乌黑的鱼鳞瓦屋檐上;屋后是一片苍茫的竹林和一些杨楠树。一缕炊烟飘过竹梢逶迤而去…… 

       我那时候,缺着门牙,4岁也许5岁,6岁?常常跟在几个哥哥的屁股后面跑,去兴河畔蹲着看哥哥们摸鱼捉虾,甚至随着他们去偷河边船上篾箩里的小干鱼……有几回,被打鱼人追着,我跑不快,摔倒了,哇哇地哭。 

       临了黄昏,母亲从地里回来,我就会告状。干脆利索的母亲就在几个哥哥头上敲几个板栗。 

       得到宠爱的我常常依恋着母亲,母亲的面庞犹如一轮满月,竹布衫子上绣着一朵栀子花,她常带我去捞虾,河虾细小透明,吃到嘴里脆嫩。 

       母亲常常织布。她是个识字的人,也很会唱歌。在油灯下,古老的织布机咿咿呀呀地响,她手里的梭子来回穿梭,她哼了什么歌呢?那是《小白菜》的调子:“小白菜,地里黄呀,两三岁啊,没了娘啊……”很多时候,母亲没有唱完,就叹气了,摸了摸我的头。我好像看到她撩起衣襟抹自己的眼睛。我央求母亲唱一曲更好听的。母亲慢慢地笑起来,梭子不停,锦布渐渐显出美丽的轮廓。她小声地唱:锦梭手中拿,织鸟又织花,花间不离鸟,鸟飞来朝花…… 

      春天里,田蛙叫,绿间小溪潺潺唱,坡上青青草,桃花也开了一些。母亲或是到菜园采春韭,或是到池塘里捞浮萍,总是撑了一柄红红的油纸伞在篱笆夹出的村巷里快快地走着。一圈儿伞骨齐整整的,伞面是深红色的油纸,破了两处,也用同样颜色的油纸衬着。油纸伞收拢了,就挂在堂屋的木勾子上。但是天总是下雨,母亲也总是撑着油纸伞进进出出,伞照得母亲的脸红润的,我在伞下缩着脖子随母亲去捞浮萍来喂鸭子,一大片黄毛小鸭跟在后面吵吵闹闹。雨柔密地落下,在伞面溅起无数的水花,河堤上,水田里,零散着三朵五朵伞花,春天于是就充满色彩和情致。那时候每家似乎都有一把红红的油纸伞,因为每家都有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。 

      有时候下雨天,父亲将糯米酒舀出来喝,喝了三碗五碗嗓音便高了,母亲便撑开红红的油纸伞,带我回外婆家。走过一垄垄黄黄的油菜花,穿行在开满野豌豆花的田野,就来到了外婆家。外婆家里没有外公外婆,但是还有母亲的两个哥哥,我喊他们叫舅父。舅父老是说:“来了,明儿再回去。” 

       外婆家门口一株高大的桑树上垒着鸟巢,堂屋里也有木勾子,木勾子上也有一柄油纸伞,只是那把伞十分破旧,补了六七个补丁,伞的褶子里,仿佛藏着无数岁月与故事。夜里,母亲搂着我入睡,我央母亲教一支曲子,母亲在黑暗里一边拍着我的小肩膀,一边含含糊糊地哼着歌谣,教我那些“月亮粑粑,照见他家,他家兔子,吃了豆子”之类的歌谣。告诉我,歌谣很老很老了,还是外婆教她的。幽幽的黑夜里,我睁大眼睛,似乎看到从来没有见过的外婆撑着破烂的伞,在雨中步履蹒跚,一面走,一面教着母亲唱歌谣。 

       我的母亲是在前年七月三十去世的。就静静地躺在甘蔗地旁,七七四十九天之后,我们去上坟。坟头草色渐已消逝,远远的河湾迂回盘旋,秋末的风已经带有重重的凉意了…… 

       很多很多寂寞的日子过去了,父亲在这两年骤然苍老,他的步伐不再风火,眼里有了淡淡的神色。元宵节那一天,父亲没有喝酒。几个哥哥都成家立业了,父亲却少有了笑容。我明白,父亲很想念走了的母亲。 
       …… 
      依了门,望故乡的方向,望这漫天飞洒的雨丝,我不说一句话。 

       我的眼前是那些逝去的日子,我想着红红的油纸伞…… 

       哦!我的童年,我的母亲!母亲的补了补丁的油纸伞,那是女儿的一片天啊!


类别: 我的原创 |  评论(9) |  浏览(18554) |  收藏 |   本文固定链接 | 推荐
一共有 9 条评论
京钟英子 2013-06-28 16:29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疯掉的记忆 2013-04-24 21:39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汝梦小语 于 2013-04-25 18:39 回复:
靖西的师妹可好?未曾谋面,可是亲切不变,大概是想左江也是想靖西那盘山的路或者路边的木棉吧?其实更想的应该是你写过的关于家人的文字,文字质朴无华,怀念的情意浓厚至深!
愿好!
八步一景 2013-04-10 22:19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汝梦小语 于 2013-04-25 18:29 回复:
景老师的话语“往前走,回头笑。”我是要记下的,并且要跟你一样,相信自己的母亲想看到的是女儿的笑脸,所以我们必得勉励自己轻快地生活!愿景儿老师好好!小语已经很久没来这里,已经没在自己这个亲爱的小家里栽花种草,呵呵。可能是需要太多时间来沉淀自己的心情,记得前不久文友都在问我近期是否有作品,我笑着就说,很久没正儿八经完成一篇了,但是我想自己所好的文字不会淡出我的生活吧,看别人的好文字,实在是一种很大的幸福,感谢给我分享美文的博友,以及如你给我这般诚挚的留言!
奔跑者 2013-04-02 14:24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汝梦小语 于 2013-04-08 20:42 回复:
谢谢!慈母故去多年,每到清明前后,总想安静絮语与她……
奔跑者 2013-04-02 14:24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雨虹博客 2013-03-27 21:17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汝梦小语 于 2013-04-08 20:42 回复:
雨虹留印,小语开心,很温暖,久不来,可是记得你的菜园!
刘心乔 2013-03-27 09:34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汝梦小语 于 2013-04-08 20:49 回复:
好久没来这里看看了,小语这段时间工作不算忙,但的确怠慢荒芜了落户红豆的家园,有点不安,但更多的是随心的来去,或许我自己知道,总会来看看的,不管多久,呵呵,大概因为除了有自己的文字,还因为亲爱的博友们总给我一些温暖的记忆,包括不吝的鼓励,哪怕只是只言半语,我都欢喜地接受,谢谢!
ljk10139768 2013-03-27 08:49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汝梦小语 于 2013-04-08 20:56 回复:
那个年代,童年因为物质的匮乏显得多么寒酸与单调,但那又是多么富足的岁月啊!因为有了母亲的油纸伞,女儿的心有着安全与受娇宠的幸福!……
谢谢苍梧老师留印,谢谢欣赏与问候!
汝梦小语 2013-03-26 18:03 Says:
【评论未审核】
发表评论
已有帐号?登录